镜鸽鸽

@镜中虚相

Deviation

雷厨本格

拉灯侠:

大家晚上好,我是拉灯侠。

自此前的“变天”事件后,PoM又先后经历了大大小小的诸多不顺,这为PoM的诞生带来了阻碍,不过好在能够解决的都已经解决,本应澄清的都已经澄清,现在PoM终于要与大家见面了。

PoM的周边将在CP23首发与大家见面,场贩寄售是「赤月工坊」,摊位号R16~R18

请参加场贩的朋友务必记住,场贩寄售已经更改为「赤月工坊」,不要走错摊位,以免排错队伍耽误时间。

以下为场贩内容的详细信息。

《寻月之旅》画片集

封面设计:4IIIITong @4IIIITong 

封面剪影:史密斯芽 @史密斯芽 

画片绘制:

冬眠球 @冬眠球 /白雀 @地面旅行' /终夜 @終夜 /白鱼入粥 @白鱼入粥 

SLANCX @Slan肖子 /鸢Sir @鸢sir /Zeer @Zeer /Bruce_Segal @Bruce_Segal 

Cat Aunt @CatAunt /弥桑 @D_弥桑 /阿肝 @阿肝 

规格:A5

封面详情:封面镭射工艺,烫金透明贴纸封口

内页详情:

15张300g特种纸A5规格画片

布纹纸画片x4

蛋壳纸画片x7

珠光纸画片x2

星河纸画片x1

雅典纸画片x1

《Part of Me》A6规格明信片一套

画片绘制:

冬眠球/白雀/终夜

白鱼入粥/鸢Sir/Zeer

Bruce_Segal/Cat Aunt/弥桑/阿肝

明信片详情:

300g铜版纸A6规格画片x13

睡美人吧唧+雷安共舞吧唧

画手:史密斯芽

规格:58mm圆形

工艺:

睡美人款大碎玻璃工艺

雷安共舞款细沙工艺

 

心形吧唧一对

画手:弥桑、Cat Aunt

规格:心形

详情:

弥桑款覆星幻膜

Cat Aunt款覆哑膜

 

烫金吧唧一对:

画手:clotho

设计:4IIIITong

规格:58mm圆形

工艺:烫金覆哑膜

 

柯式异形扣挂件一对

画手:clotho

规格:8cm

工艺:

柯式印刷、异形扣链

雷狮款挂件为星形挂件

安迷修款挂件为月形挂件

 

赠品雷安全家福吧唧

画手:Zeer

规格:58mm圆形吧唧

领取条件:购买《Part of Me》全套周边

 

场贩数量:

《Part of Me》全套周边 28套(购买全套送雷安全家福吧唧)

《寻月之旅》画片集 20套

《Part of Me》明信片 20套

睡美人吧唧+雷安共舞吧唧 10对

心形吧唧 2对

最后,再次划重点

场贩寄售「赤月工坊」

摊号:R16~R18

请大家保持礼貌,安静、有序地排队购买,以保证现场秩序,购物后确认好物品,迅速离开摊位,以免给他人造成困扰,谢谢大家!

那个、那个、我就不改图了,大家理解一下?(苍蝇搓手)


会有人吗?

那边人太少了,怕这位无名氏看不见,顺便请大家一起欣赏2018年的圣诞节目预热

STrider『极东彼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崽子连名字都不敢露还来喷我。

你以为我看到这条会很恶心吗??

我才不会!我可兴奋了,就喜欢你这种小婊子看不惯我又不能拿我怎样的样子。

我真是为那些被你们喜欢着的老师感到丢人,怂又蠢


你们,喜欢的,超强的老师

就,是,喜,欢,我:)


看不到我瑟瑟发抖的样子很难过吧?


晚点删,我才不要这种东西放在我首页

黄油啤酒


超级好喝(尖叫

==

因为有自己想玩的项目和同学分开行动了,后来干脆自己买了黄油啤酒喝,真的很好喝。

结果他们那四个家伙告诉我他们觉得腻的要死,四个人喝一杯都喝不完。我一个人吨吨吨全喝完了,笑死。他们到底对包邮区的人的甜味觉有什么误解23333

魔杖买好啦!

想了想还是给 @妖聿 买了老邓以前那根魔杖,挺优雅的。

原来打算按照GGAD买一对,结果现场看到老魔杖是真的不好看…




但是没关系,我买的是纽特

毕竟——邓布利多就是喜欢我.jpg

你们可以开始哭了( 嘚瑟

哭大声点!嘿嘿嘿

厄里斯魔镜,照亮GGAD的美(不

妖聿:

只要是言语就是武器。




不论有影响力的人说还是没有影响力的人说。


因为人是社会动物,没有人能完全脱离其他人,而正如某些人引用的话:人的悲欢是不相通的,即便是你最亲最要好的人,也依旧可能被你“无心”或“有心”的话伤害,人与人的矛盾就是这么来的,不然世间哪有那么多故事。


既然某些人提出人是感性理性并存的动物,那我想说:


人的感性体现在【他人任何一句话一个行为都可以被以当事人独特的视角解读,并据此产生与他人本意相同、相似或完全不同的感受】。


而人的理性体现在【产生不同感受后可以自我调节与控制,或提出符合当事人现有能力和逻辑的交涉方式。】




矛盾是客观存在的,人的主观感受也是客观存在的,表达自我感受的权利也是客观存在的。


上面这三句话说明人与人因为主观感受差异而造成的矛盾客观存在,而言论自由的天然人权下对他人造成伤害不可避免,因为不论你多小心,总是有可能有人会因为你的话而受伤。




那么,唯一结束这种伤害的直观办法是沉默,是不说话、不表达。但其实,沉默有时也是伤害的一种,所以对于【不伤害】是无解的。


选择沉默和选择发言同样是人的权利,而不是义务,没有人有资格以任何理由让对方沉默或发言,即便理由是“你的话会伤害到人”。


而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人感性理性并存,你的感性用来接受矛盾,你的理性就用来处理矛盾,但处理的水平虽无对错之分但确是有高低之分的。




所以我同样认可一些人有应激反应的权利,你们也有变本加厉伤害人的权利,只不过这个变本加厉的样子多难看只有旁观者或者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只要人能承受自己行为带来的后果,那么在权利自由角度我全力支持。


就好像镜说了那样的话,她就得接受你们后续的伤害,而她承受的了甚至还谈笑风生,那么她就是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了,她捍卫了自己的言论自由。没有人能够在这个角度指责她,她无需道歉和删po,她也有反击你们的权利,至于她选择反击还是不反击那就取决于她的感性和理性程度,程度无对错。




而其他人,是否能承受、是否能捍卫自己的权利,是否在捍卫不了自己权利后又想去摧毁别人的权利……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但恰好,这个机会让我们能多看看这回事。

17 miles,California


送大家一张最美海岸线,感恩节快乐呀!

首页限制级全锁

请自主移步AO3

废文网注册了,感觉页面有点乱,等我摸清楚了可能也会在上面po


AO3用户名:STridermirage

【雷安】风暴与潮汐(22)

游侠雷狮x机甲设计师安迷修

环太平洋AU

我真的太喜欢机甲了!

大量OOC预警

前文见合集


归档


第二十二


雷狮在打印室找到安迷修的时候,那台半人高的打印机开始打印新一序列,燥热的空气随着风扇的运转被排了出来,但十几台打印机一同工作的噪音和热气就不是那么让人好受了。安迷修蹲在地上往机器里换上了新的打印纸,一抬头,就看到靠在了墙边的雷狮。

“你怎么来了?”安迷修舔掉了嘴角挂着的汗液,语气里有几分无奈。

“来给你们送温暖啊。”雷狮挑眉微笑道,满意地看着安迷修的表情有一丝警觉。如果是别人这么说,安迷修相信对方大概是来雪中送炭的,但如果说这话的是雷狮,他是怀疑对方真的会给他送炭来。

“别那么戒备嘛。”雷狮嘴角的弧度更大了,语气里有几分故作的受伤,他伸出背在身后的手,晃了晃手上的冰棍,塑料包装袋发出细碎的声响。像是应和雷狮一般,这间临时隔间外响起招呼大家休息的喊声,安迷修有些吃惊:“你还真从后勤那儿弄到了?”

“嗯哼。”雷狮点点头,“嗤啦”一声,包装袋被人撕开,露出两截小小的木棍,雷狮把棒冰抽了出来,棒冰的表面还凝着一层白色的冷霜,“而且是以后每天多加一顿。”隔着熙攘的人群和临时隔间的板材,金兴奋的叫喊都能清晰无比地传到两人这边,安迷修抿了抿嘴角,克制住了笑出声的冲动。

闷热的打印间里,脱离冰袋保温的棒冰很快开始融化,安迷修瞧了一眼雷狮手上湿漉漉的冷饮,拍了拍手上的纸屑浮灰,说道:“那我也去拿一根。”语气有几分雀跃。

雷狮勾了勾脚,绊住从他身旁擦肩而过的安迷修,懒洋洋地说道:“不用啦。”安迷修心惊胆战地看着雷狮捏着那一小截光滑的小木棍甩来甩去,手都不自觉地举到了胸前,他下意识地看向了雷狮身旁堆着的那打等会儿进度报告会要用的文件书,似乎随时准备奋不顾身接住可能从雷狮手上融化断裂的半截棒冰。

滑稽的臆想并没有成真,雷狮捏着两根木棍,手腕用力往外一掰,两根冰棍便从中间被一分为二,安迷修看着那飞溅到一旁打印纸上的几滴果汁,紧张地往前了一步。


雷狮伸手递出一根,安迷修正要接过,雷狮却有把手收了回来,问了一句:“你喜欢荔枝还是菠萝?”


“嗯?”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两个分食的棒冰颜色不同,味道也是不一样的,心里感慨着雷狮也知道关心人了,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喜欢荔枝味。”说完便伸手去接那根白色的棒冰。


“哦,”雷狮把手上的东西调了个个儿,安迷修就被人塞了根黄澄澄的菠萝棒冰。一时间心中百转千回,只能忿忿地把那根冷饮塞进嘴里,心里冒火。


“好啦好啦,”雷狮惹够了安迷修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一根雪白的荔枝棒冰含在嘴里,满嘴都是化开了的糖水,说话黏糊糊的,打印机连续运转,散热风扇转个不停,又热又吵,呆得他都觉得烦躁。安迷修抱起旁边打印好的材料被雷狮推搡着往外走,菠萝味的棒冰被他含在嘴里,腮帮子鼓起来一团肉,也不知是气的还是被冰棍顶出来的。


临时集中搭建的打印隔间在整个办公区域的角落,除非有急用的文件,大家一般都是一整批文件集中打印,平时这个角落并没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可走到门边的安迷修却听到拐角处传来一阵奇怪却又耳熟的争论声。


有些场合是不允许第三方出现的:告白,谋杀和争端。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知道太多的人一般活不了太久。安迷修在心里默默念叨着,说着又后退一步,一脚踩在了雷狮脚背上。在察觉到雷狮冲到嘴边的痛呼后,安迷修条件反射般地伸手捂住了身后人的嘴。


硌着掌心的那段木棍让安迷修意识到自己犯了错,骤然慌乱了起来。万幸他们俩吃的这对冰棍设计的短,棍子比一般的冰棍棒要短,应该没有什么大的妨碍,但雷狮一副痛得说不出话的模样让安迷修顿时手足无措了起来。“诶,你听话,张嘴让我瞧瞧。”安迷修心虚又心疼,外面有人的情况下,自己也不敢瞎嚷嚷。雷狮在甩掉安迷修的手的时候,就把嘴里的冷饮吐到了包装袋里,随意地扔在了一旁的桌上,狠狠地瞪了一眼安迷修。


安迷修讨好般尝试挪开雷狮的手,对方却不给他台阶。安迷修只能压低声音,摸了摸雷狮的脸颊,温声细气地对他说:“真的,真的对不起,你让我看一下你的嘴好不好?”

雷狮瞥了一眼安迷修,慢吞吞地把抵在唇边的拳头挪开,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安迷修心里越发愧疚。安迷修扶着雷狮的下巴仔细查看,“你顶到那儿了,指给我看看?”转角处的争执愈演愈烈,安迷修这时也是顾不上了,心里又骂了一遍那个一惊一乍的自己,雷狮屈了舌头舔了舔上颚,可是光线昏暗,他依然看不清具体伤在那儿。雷狮把注意力大半放到了一墙之隔的争吵上,余光看到了安迷修的笨拙模样,便捏住了对方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嘴里,轻轻抵在自己受伤的上颚肌肉处。


即使被嘈杂的打印机运转声包围,雷狮依然辨识出两者之中他感到更加熟悉,也更加陌生的那个人——是紫堂幻。即使那种急躁激进的态度和激烈的语气不是紫堂幻平时的风格,他还是听出来说话人的身份。而更令他觉得有趣的是安迷修的反应。


这样过分亲密的动作明显令安迷修极为别扭,在碰到雷狮湿热柔软的口腔肌肉时,整个手掌便像触电一般猛地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被雷狮紧紧攥在手里的话,恐怕早就逃开了。雷狮居高临下的目光里能看到安迷修涨红的耳朵——不用碰都能想象到那滚烫的温度,安迷修侧低着头,躲开了雷狮目光,但在感受到对方如影随形的视线之后,他自己都能感受到他耳朵的温度了。


早知道哪管他死活,安迷修扭了扭手指,从雷狮的手里挣脱出来,无语地望着指尖一点湿润的闪光,偏偏想到刚刚摸到的上颚那块恐怕要疼上好几天的肿块,心里又心疼埋怨了起来。


“另一个人……”安迷修捂住了雷狮的嘴,比了个“安静”的唇语。雷狮看到安迷修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就来气,他几步走到门口,微微侧身,便能窥见在前方转角处的两人。


“如果我们能和怪兽大脑实现同步,那样我们就能直接从怪兽的脑子里得到我们需要的情报了啊。”雷狮把自己的身体往里藏了藏,眼睛依然观察这那边两人的动静。紫堂幻激动得满脸通红,上前一步紧紧攥着另一个银发男人的小臂,用力摇晃着对方的身体,“你的技术能保存怪兽大脑的活性,只要采取我的办法,我们马上就能知道有关怪兽的知识,解除怪兽危机就指日可待了啊!”


雷狮谨慎地把身体更往里收了一些,一把拽过在自己身后探头探脑的安迷修按在墙上,毫不掩饰自己对他耿直的偷听技巧的无情嘲笑。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想说他们两人面对面趴在门框上,干着偷听同事吵架这种蠢事,也不知道在这种事情上比他安迷修厉害,雷狮这家伙有什么好得意的。


心里的坏话还没说完呢,对面趴着的雷狮不知怎么就抬头睨了他一眼,一副“我什么都知道”的表情。安迷修说着不怂,还是下意识地别开了眼睛,雷狮又紧跟着嗤笑一声,安迷修恨恨地咬了咬嘴里的软木棍,把身子往雷狮的方向又缩了缩,在心里用冰棍把某人捅了个对穿。


紫堂幻那边的争吵还在继续,但现下换了个人出声。雷狮把安迷修往身下按了按,脑袋凑过去,努力听清外面的谈话。另一个人声音听着很陌生,刚刚看背影也没认出对方的身份来,雷狮捏了捏安迷修的耳朵,正蹲在地上的技术顾问抬起头,就看到雷狮用大拇指比了比墙外,小声地问了句:“那谁?”


安迷修惊讶地挑了挑眉,随后便意识到雷狮确实还没和那人正式见过。“那是生物组新晋的组长,银爵。”安迷修蹲了一会儿膝盖麻,干脆坐在了地上歪着头靠在复合板临时临时充当的墙壁上,“他来了以后正好赶上这波停电,我们这儿到处乱糟糟的,他只简单和大部分组长打了个招呼,就先开始工作了。”


“这空降兵什么来头?”雷狮的问话里多了几分兴趣,不但空降科研部门,而且一进来就是生物组组长,丹尼尔不会在科研部门开后门,这人应该很有两把刷子。“他原来是给那帮怪兽商人搞生物技术的,”安迷修把手里吃干净的小木棍又塞回了嘴里,“他找到了保存怪兽大脑的方法,丹尼尔花了大价钱把他买回来的。”


银爵的声音低沉,也没什么情绪起伏,隔着这段距离就听不太清了,但从紫堂幻的回应来看,他的请求想必也被银爵再次拒绝了。雷狮两手抱胸,靠在门框旁,用膝盖顶了顶安迷修,“这家伙还没放弃那个异想天开的计划?”外面紫堂幻的情绪已经完全激动起来,躲在打印间里的两人听得清清楚楚。“我们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在反反复复,没有结果的工作上,现在我们有了你,就能获得拥有保存良好的大脑组织,我的方案中唯一的困难就能解决了,我们就能胜利了啊!”


安迷修偷偷地把头伸出去一点,暗暗地观察着。银爵往后退了一步,拒绝得不留情面:“我是不会同意这种方案的,没有人会同意的,你的方案将来或许能得到批准,但绝不是现在。”银爵侧身从紫堂身边走开一步,“我还有其他工作,先失陪了。”话音刚落,便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紫堂幻一个人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


安迷修把身子收了回来,盘腿坐在地上,想起紫堂失魂落魄的背影,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雷狮看他满脸郁郁,毫不留情地直言道:“你脑子清醒点,别一副感觉自己对不起他的样子,有那个功夫你记得和凯莉提一嘴今天这破事儿。”安迷修瘪了瘪嘴,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唔……只是觉得他有点……嗯……”


“啪!”雷狮抄起手边打印机刚刚吐出来的文件抽了安迷修后脑勺一下。“喂!”安迷修回头瞪着雷狮,雷狮可一点不杵,眯起眼睛就警告起了眼前的人:“不要在那边胡思乱想了,他这件事没有可行性,你别一不留神犯了蠢。”


“我……你……”安迷修这下是真的被雷狮气着了,“要你在那边多管闲事,自作聪明?”他语气里都多了些讥讽。


雷狮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皱起了眉头,却是不打算道歉的样子。一时间本来闷热吵闹的打印间温度骤降,跌到冰点。


小孩子一样地口角冲突开始的突然,安迷修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度,心底却为雷狮那副冷漠的态度感到越发生气。“嫌我自作聪明就不要把多余的心思花在那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上,”雷狮面无表情,好像自始自终都是安迷修无理取闹。“紫堂的事是我们科研部门的内部事务,就不用你多操心了。”安迷修说得语气僵硬,语调音量却因为心里有气,明显有几分上扬。


“你再响一点,就可以让大家都来听听刚刚我们两听到什么了。”


就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闯入了打印间,而当看清来人是紫堂之后,安迷修更是在心里咒骂起了雷狮这张乌鸦嘴。表情晦暗的紫堂显然没想到打印间里有人,也被吓了一大跳,而雷狮那句话则直接了当地说明了两人在这里呆的时间恐怕不短,当下只能低头匆匆拿起自己需要的材料,飞快地跑了出去,背影有几分狼狈。


安迷修低咒一声就追了出去,叫住了紫堂。打印间外的空气明显干净凉快的多,冷静下来的安迷修看着几步外低着头的生物组副组长一时失语,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要叫住对方,最终只能在尴尬发酵成难堪前,无力地安慰对方几句:“总之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叫我。”说完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别干傻事。”


紫堂却仍旧半低着脑袋,没太大反应,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嘶……”安迷修摸了摸后脑勺,心中凄凉,想着这偷听墙角果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因为这半路杀出来的麻烦事儿,耽误了大半的休息时间,安迷修干脆靠在打印机旁等着最后一份文件打印完成一起拿走。回到房间里,看到站在旁边随手翻着文件的雷狮,心里又是气不打一处来。


“等会儿你们要开中期进度讨论会?”雷狮刷刷地翻过几页纸,扫了遍安迷修正在准备的文件,张嘴问道,语气随意。安迷修却没有回答。身后滚烫的打印机滴滴地叫了两声,提示任务结束。安迷修一语不发地抱起那高高一叠纸质材料,自顾自地走远了,留下雷狮一个人在原地若有所思。




凯莉开会的时候对于雷狮在旁边趴着这事儿已经见怪不怪了,但今天奇怪的地方在于雷狮趴的不是安迷修的桌子,而平时总是黏在一起的两个家伙,今天站的地方却隔着整整一臂的尴尬距离,简直是把有问题写在脸上。


偏偏两人都还是一副无事发生过的表情。


但是和事佬可不是凯莉的风格,有戏干嘛不看?更何况最后收不了场的时候自然有傻男孩来请她吃饭,求她帮忙。她像往常一样给身边站成一圈的各组负责人分发了这次的进度报告,给大家留了时间阅读。余光里安迷修兴致缺缺地翻阅着文件,把几张打印纸抖得哗哗响,不似往常。


讨论会进展顺利,凯莉本来还以为雷狮会在安迷修汇报的环节作妖,结果两人都面色平静,顺顺利利地结束了。例会结束之后大家说说笑笑地散了开来,雷狮两手撑着后脑勺,在转椅上摇摇晃晃,突然问了句:“你们数学组在怪兽袭击时间的预测上怎么一点进度都没有啊?”


“呸呸呸呸呸!”站在雷狮斜后方的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惊得雷狮的身子都往旁边晃悠了两下。“立刻,马上,雷狮你快点去洗手池漱口。”凯莉神情严肃地指了指一旁的饮水机。雷狮挑起一边眉毛,“你们这么大反应?”


安迷修好笑地撑着桌面,看着雷狮被凯莉和金推着往饮水机那儿走,竟是难得的狼狈模样。凯莉从机器上拽了一个纸杯倒了一大杯冷水,盯着雷狮的动作,一点都不放水。


“这种问题是能随便问的吗!你也不怕一语成谶。”凯莉没好气地数落着雷狮,一旁的金伸手比了个叉,“雷狮大哥,这种问题在科研部门是绝对的禁忌!禁忌!”


雷狮鼓着腮帮子,含着一大口水,说不出话,翻了个白眼,低头把水吐了个干净。“我可真是佩服,你们一帮搞科研的家伙,天天和数字打交道,结果比那帮游侠驾驶员还迷信。”


雷狮无可奈何地接过凯莉递过来的第二杯水:“你们可真行,以前怎么没听说你们有这么多禁忌。”


凯莉勾起唇角,鲜艳明亮的唇膏在白色的日光灯下闪出细微的磷光,“以前也没见你隔三差五往我们科研部门跑啊,以前可都是我们找到你门上去。”说完还用余光瞥了眼身后的安迷修,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雷狮不作声,垂着眼,喝完了杯子里的水,舔了舔上颚那块软肉,好像又开始隐隐作痛。“你发什么呆呢?”凯莉顶了顶雷狮的胳膊肘,面前的人被他呛了却不回话,这肯定有问题啊。


雷狮垂着眼捏扁了手里的纸杯,张嘴指了指自己的上颚。


“你嘴里怎么了?”凯莉随口问道。一直躲在一边低头收拾材料,悄悄关注着对话的安迷修听到凯莉的问话后手顿了一下,心情微妙。他抬头看过去,站在饮水机旁叼着茶杯一语不发地雷狮看起来委屈极了,安迷修心里是又急又恼。


打发走了凯莉,雷狮垂着眼磨蹭到安迷修旁边的桌子上,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安迷修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八成是演的,偏偏剩下两成的真假难辨又让他放心不下。


手里的材料草草翻到一半也没心思再看下去,隔壁雷狮含着冷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疼到说不了话。安迷修一边在心里骂雷狮混球,一边在脑子里骂自己蠢货,恨恨地套上T恤。


“走了!”听到安迷修的声音,雷狮一脸茫然地从手机屏幕上抬起了头。“还愣着干嘛?去找格瑞。”安迷修语气里的无奈也不知道是对着谁的。还在旁边烧香拜佛的金糊里糊涂地看着安迷修强硬地拖走了满脸得意的雷狮,一头雾水。


正和银爵小声说话的凯莉看着气势汹汹,公然旷工的两人忍无可忍地背过了身。




TBC



雷狮天天撸猫逆着撸,这下玩脱了吧。

但是事实会证明雷狮是真的很了解安迷修。

大家晚安。